飞行者联盟 门户 新闻资讯 热点新闻 查看内容

争相竞速的低空经济“魔力”何在?

2024-7-5 13:07| 发布者: 绯雨剑心 2313 1

摘要: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受益于政策支持、低空飞行技术日趋成熟以及5G-A通感一体化网络能力的支撑,“低空经济”得以迅速进入大众视野。作为一种新的经济模式,低空经济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掀起一股热潮,吸引了全国各省 ...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受益于政策支持、低空飞行技术日趋成熟以及5G-A通感一体化网络能力的支撑,“低空经济”得以迅速进入大众视野。作为一种新的经济模式,低空经济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掀起一股热潮,吸引了全国各省市及大型企业争相投身其中,抢先布局。

低空经济的“魔力”究竟何在?为更加清晰了解低空经济商业模式、产业生态、挑战和机遇,通信世界全媒体记者采访了中国电信首席科学家毕奇,他表示:低空经济极具发展潜力,在影视拍摄、勘察、地理、安防等领域具有丰富的应用场景,也将成为运营商新的营收增长点,但也面临商业模式有待成熟等问题。

三方驱动 打造万亿新“蓝海”

追本溯源,“低空经济”一词在2010年由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士生导师周巧红首次提出。低空经济是指在垂直高度1000米以下,根据实际需要延伸至不超过3000米的低空空域范围内,以各种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航空器的各类低空飞行活动为牵引,辐射带动相关领域融合发展的综合性经济形态。

随着我国整体科技和通信技术水平的迅速提升,尤其是5G技术实现赶超国外先进水平,低空经济也迎来了全新的发展机遇期。总的来看,我国低空经济的发展主要受益于政策、巨大的市场需求和5G-A通感一体能力三方驱动。

在政策驱动方面,我国政府高度重视低空经济的发展。2021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首次将“低空经济”概念写入国家规划,明确提出发展低空经济;202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积极打造低空经济新增长引擎。此外,《关于推动未来产业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等系列政策的发布为低空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先决条件。

在市场驱动方面,民航局数据显示,到2025年,中国低空经济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1.5万亿元,到2035年更有望达到3.5万亿元。面对这一极具潜力的未来产业,众多企业纷纷涌入,仅2024年1—5月就新增相关企业1600余家,目前与低空经济相关企业达到6.9万余家。

在技术驱动方面,2024年以来,5G-A在全国各省市陆续启动了商用部署。5G-A相较于5G在时延、速率、连接等方面的性能有了较大提升,也增加了通感一体、通算智一体、空天地一体三个尤为重要的能力。其中最为关键的“通感一体”使通信基站不仅能提供通信能力,同时还具备类似雷达的感知能力,能够探测和跟踪周围的无人机、汽车或其他物体。得益于运营商5G-A网络的部署和“通感一体”能力,我国低空经济迅速在相关领域落地,开启万亿市场新“蓝海”。

各地共推低空产业 飞行器厂商踊跃试水

在一系列政策的推动下,全国各地纷纷掀起了发展低空经济的热潮。反应最迅速、进度最快、成果最丰硕的当属广东省。

2月1日,全国首部低空经济法规《深圳经济特区低空经济产业促进条例》正式实施 。随后广东省各市开启了低空产业发展的“加速度”模式。数据显示,目前广东仅无人机和无人驾驶航空器产业规模已达上千亿元,加上通用航空、空中交通、空中旅游等多元业态,总体产业规模在全国占据 “领头羊”地位。

上文数据中的6.9万余家低空经济企业中,广东省就有1.1万余家,约占全国的六分之一。

在低空场景应用领域,广东也走在全国前列。在深圳中心公园,已实现外卖指定地点的“空投”;目前,深圳无人机配送航线已覆盖了办公、景区、校园、市政公园等多个场景。据深圳市交通运输局统计,深圳目前已开通无人机航线203条,2023年至今完成载货无人机飞行超78万架次。

当然,不仅是广东,截至目前全国26个省份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发展低空经济, 四川、海南、湖南、江西、安徽被选为全国首批低空空域管理改革试点省份。国家及地方政府发布的低空经济相关政策措施如表1所示。

表1 国家及地方政府发布的低空经济相关政策措施

争相竞速的低空经济“魔力”何在?-554


当前,低空经济尚处于发展初期,商业模式尚未形成,各地应紧抓发展机遇,利用自身独特的优势资源,在低空产业中“落子布局”。如制造业发达的省份可大力引进飞行器制造商,形成产业集聚效应;市场需求大的省份,可大力拓展应用场景,打造一批应用场景示范区;高校、科研院所集聚的省份可大力培育创新型人才,为低空经济提供人才保障。

在低空经济发展的浪潮下,一大批飞行器厂商踊跃投身其中。目前,我国eVTOL品类众多。国内eVTOL头部企业包括深圳一电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广州亿航智能技术有限公司、零度智控(北京)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中科遥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等。在政策利好和技术创新的大好形势下,eVTOL企业加快了无人机产品的研发并推出了品类丰富的无人机产品。国内部分eVTOL厂商产品如表2所示。

表2 国内部分eVTOL厂商产品

争相竞速的低空经济“魔力”何在?-6269


在众多无人机产品中,近期小鹏汇天旅航者X2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成功完成首飞,并获得了中国民用航空中南地区管理局颁发的特许飞行证,能够在特定条件下安全地进行飞行活动。近年来,我国无人机市场规模呈迅速增长态势,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eVTOL市场规模达到9.8亿元,同比增长77.3%,中南、华东、华北等地区排名靠前。预计2024年中国eVTOL市场规模将增至17.2亿元。

通信运营商抢先布局 落子低空产业

运营商作为低空经济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者,在布局低空经济中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先发优势。在国家政策和市场需求的双重驱动下,三大运营商在低空经济层面皆有不同程度的布局。

中国电信在低空产业的布局是多层次、多角度的。在“MWC 2024”大会期间,中国电信首席科学家毕奇发布了《通感一体低空网络白皮书》;6月17日,中国电信低空经济产业联盟正式成立,并发布了“低空领航者”行动计划。此外,2024年2月中国电信注册成立了中电信无人科技(江苏)有限公司,其业务包含智能无人飞行器销售、5G通信技术服务等。

低空经济发展有四大关键要素:空域管理、航空器制造、市场需求和低空基础设施建设。毕奇介绍,中国电信的技术创新主要表现在空域管理、市场需求和低空基础设施建设三个方面。

一是在空域管理方面,中国电信开发了三个平台,以保障低空飞行器的安全;二是在市场需求方面,中国电信面向政企用户开发了一系列行业应用平台,例如:打造市域城市巡查、应急消防、智慧交通、生态环保等应用场景,赋能千行百业,带动其他低空经济形态发展;三是在低空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国电信有自主研发了天驿方舱——5G网联无人机机场、天翼星云服务平台、低空服务监管平台,将通信、导航、感知、气象等能力集成在产品中。

在产业合作层面,中国电信与行业头部企业(包括大疆、纵横、科比特、小鹏、美团、丰翼)达成了战略合作,通过中国电信的网络优势为生态伙伴赋能。

中国移动同样在低空产业中积极布局。中国移动已在各省启动5G-A商用,基于国内唯一授权且具备感知能力的4.9GHz频段,开启 “百城低空覆盖”计划;基于自主可控的中移凌云低空运营管控平台,助力无人机全生命周期监管与服务;实施 “百大应用标杆”计划,形成形态丰富、成效突出、商业闭环的低空经济应用场景示范。

中国联通则分别在深圳沙河产业生态园和南京民用无人驾驶航空试验区,通过5G-A通感基站对低空感知数据的挖掘,与飞手培训学校联合探索对学员训练飞行轨迹的评估,提升教培效率,孵化新业态。在南京市民用无人驾驶航空试验区2号空域浦口区西江基地,率先实现5G-A通感一体应用落地。通过通感AAU使用26GHz毫米波频段对大疆经纬M300无人机进行跟踪测试,实现1200米内的无人机实时定位,精度达到分米级别。

运营商大力布局低空经济,能否为自身收益带来新的增长?毕奇认为,对于运营商来说,无人机物流及巡检是其通过低空网络增收的主要手段。从前期的商业分析来看,运营商在无人机物流方面的收入,能为运营商带来几个百分点的收入增长。其收入主要来自无人机的飞控通信、视频回传以及其配套设施的物联网通信需求。此外,无人机在巡检方面的收入,包括垂直行业、智慧城市、政务、警务等。

各方协同 铸就“低空产业元年”

未来,低空产业将达到万亿规模。毕奇谈到,根据目前已知的外卖及快递的无人机物流市场,预计到 2030年,与运营商有关的低空产业,加上无人机巡检等业务有望达到万亿市场规模。

目前,低空产业处于初期发展阶段,缺乏满足低空产业发展需求的完善的技术体系,也缺少稳定的市场需求、成熟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且低空产业具有复杂的产业链,涉及航空材料、飞行系统、装备制造、飞行培训等多个领域。上游产业大致涵盖了芯片、锂电池、合金材料、航空涂料、导航系统等;中游产业链是最为复杂的,包括无人机、飞行汽车、直升机以及一众飞行器制造厂商,也包涵航空租赁、检修、培训、系统、机场等系列配套产业;下游产业为应用场景,如低空旅游、物流、安防巡检、农林植保等。

毕奇认为:“低空经济潜力很大,但其产业链也很长。目前,政策和法规的制定还处于初期阶段;且产业链的分工、运营商角色的定位、空管的开放程度、产业链各方商业模式的建立还都在探索中,需要产业链各方协同努力。”

运营商作为低空经济的网络建设者,如何贡献自身力量?毕奇谈道,低空网络覆盖是低空经济腾飞的前提和“底座”。除了网络覆盖,运营商能否在飞控平台、空管平台、起降设施、通信模组等方面贡献力量,也是其面临的挑战。从前期的商业分析来看,运营商在无人机感知方面的商业模式还不明朗,其成本投入远高于其可能获得的收入。

从低空网络覆盖中盈利,也是运营商面临的一大挑战。毕奇分析,运营商在低空经济领域的收入预期,有潜力占目前无线收入的百分之几,与其通信网络所需的投资规模不相上下。

除了产业链复杂、盈利模式建立难等因素,低空经济还应加强适航政策、标准等政策的支持力度,以及低空飞行的运营、航线的开通等挑战。虽然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低空经济发展,但仍然需要进一步明确低空空域的管理政策,建立完善的飞行器适航标准、审定模式和技术,优化安全监管体系。

建立成熟的商业模式是低空经济腾飞的关键,毕奇表示:“在提供感知功能的同时,通过通感一体技术做好通信商业服务,是运营商和制造商面临的共同挑战。运营商期待政府能出台更多优惠政策,助力低空经济产业建立完善的商业模式,使得运营商能在商业模式不清晰的条件下起步,并逐渐发展壮大低空经济。”

2024年将成为我国“低空产业元年”,空域逐步完成划分并放开,产业有法可依,飞行器和应用场景均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作为全球竞逐的“新赛道”,低空经济在我国政府和产业链各方的大力推动下,将向着万亿产业规模的目标前进。

*本文刊载于《通信世界》总第946期

2024年6月25日 第12 期

原文标题:竞速低空经济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真不錯
2024-7-6 00:13

返回顶部